柳上月弯

再会

晨光

自己写的小作文

接收善意指出的错误之处


上帝说,要有光——从此光明和黑暗泾渭分明。然而,如果只有一种东西能掺入其中,漫无边际地沟通彼此的话,那么,我希望,它是爱。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

“姑娘,你可想好了?”


耳边是絮絮叨叨的理发师的声音。


“这两天啊,好多来我们这剪头发的姑娘啊,都是穿着防护服的啊……那个头发啊,啧啧,肯定是留了几年的啊,怎么就狠下心一下子全剪了呢?我这一大男人都替她们心疼啊……”


“师傅,您别说了。”我打断了他,“现在疫情状况严峻,这是为了防止交叉感染。”


我深吸了一口气,又开口道:“师傅,您剪吧。”


怎么会不心疼呢?留了五年的头发怎么会不心疼?可国难当头,这又算是什么?曾经以为的胆小懦弱,却又一个个在这时候跳出来,准备着“战斗”。


17年了,当年的小孩也长大了,要向着前辈的背影学习,然后再踏着一路尸骨,脱胎换骨地长成新一任的担当了。


“姑娘,真的还要剪下去吗?”


我回过神来抬头一看,竟不知不觉地流泪了,真是没用啊……


“剪。”


剪吧,剪吧……


大不了,等疫情结束,我再留回来,然后再重新笑着穿上美丽的裙子。


我听见理发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终于一剪子剪了下去。


泪水决堤。


不知怎么哭着剪完了头发,我站起身来去结账,却被一位眼尖的店员挡住了,他将我带到一个按摩椅上,跟我低声说:“小姐,本店现在只要是医护人员来剪头,一律是免费,且可以为您按摩,缓解一下最近的疲劳,更好的地在前线奋战。”


“是,是吗?”我有些诧异。


“小姐请躺下吧。”他轻柔地放倒了我,此时我正靠在那一个按摩椅上。


他的手触在皮肤上很舒服,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……


这里是哪里?好陌生啊。


“快来拍合照啊!好不容易出来放松一下,黄鹤楼怎么能错过!”


是梦吗? 


我不想醒来。


“小姐,该醒了。”他在耳边柔声说道。


是梦啊。


“谢谢您。”我郑重地向他道谢。


他没有说话,亲自将我送出了理发店。等车来时,我再次回望,他在店门口,笑了笑,回了一个口型——“不用谢。加油!”


在离开这座城市的前一刻钟,我打开了手机,却看到了一条消息:


理发师许诺V:

     抱最好的希望,做最坏的打算,尽最大的努力,加油。②

     【配图:挂满泪痕休憩的女子.jpg】


我默默点了个赞,又笑着关上了手机,向着车窗外的世界看去。


茫茫世间,我们只不过是黑暗中几簇小小的火光罢了。③


晨光起于白塔尖顶,终将铺满阴霾之地。④


注:

①:摘自priest《坏道》

②:摘自淮上《破云》

③:化用priest《残次品》

④:摘自priest《残次品》

灵感来源:

https://naijintunan.lofter.com/post/1f6c1d55_1c7b826c0

子熹生日快乐!!!

我希望我的将军不必再死守边关!

今夜好梦

晚安

=w=

Q:可以把你最近最喜欢的一首歌留下来吗?我会一首一首去听。

譬如人间烟火色

  转评:

我看见,扶摇山上大鹏展翅,翱翔万里,俯冲而下刮起劲风;惊蛰落雨,有一片桃源仙境隐于俗世,叶片奏曲,怡然自得;白雾散去,但见满目山花如翡,如见故人,有匪君子,喜不自胜;江湖路远,天高云阔,醉酒当歌,天涯为客;行至边塞外,雁回小镇,万家灯火,鹰甲凌空而起,举目望去仿佛可见京城轮廓;庙堂之高不胜寒,烈火焚烧燃因果,俗世前尘皆不如当下相视一笑;于是时空轮转,大荒山圣坐于办公桌前,特调处的铭牌一闪而过;窗外夕阳西下,长兄与弟妹回家的身影被日光拉得纤长;沉默的黑暗降临,路灯下飞蛾扑火,却是仍拥抱光明;抬眼是星河茫茫,自由的烽火散落于宇宙,聚则可以燎原,翻天覆地。于是黎明撕破一切,白昼下是山河万里,人间烟火。

谢谢p大,赠我这一场人间烟火色。


希望你听过之后,可以去看一看P大的书!

priest,文发晋江

存梗——寻恩

捉妖师甘×猫妖喻


前世的甘卿在还是一个小姑娘时,随手救下了一只刚通灵智的猫妖,但无奈于那时猫妖太过弱小,想报恩却心有余而力不足,所以只是将这份恩情记于心中,等将来自己变得强大了,再寻上她——以身相许。

等那小姑娘再投胎转世后,因天资聪颖,来到了一个捉妖门派。


那只猫妖守候百年后,终于寻到了她的一丝气味,在她还在成长时便一直在暗中相助,以免她被妖魔所伤。


再后来她也终于强大了,他在放心的重新变为了一只猫,来到了她的“收留屋”中,替她管理着这里,虽然并没有必要。

(傻傻“报恩”的小喻爷你值得拥有)


有一次甘卿外出(实际是回师门),几日未回,猫妖心生惶恐,就怕她会遭遇不幸。于是再度化为人形去寻找她。


将已挑手筋的甘卿带回后,他悉心照料,以人形在她的屋中停留了多日。他原想继续这样下去,可惜自己妖力不稳,恐怕无法继续维持人形。


他为了不露馅,打算在当天傍晚辞去,却先一步被甘卿察觉不对。


无奈之下,他之好变回了猫妖,再将一切坦白。


甘卿听后,也未将他驱逐,任他留了下来。


大不了再日久生情嘛

其实也不用那么久,现在就已经动情了。
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
自割腿肉,激情产物,切勿当真


我尽量写出来吧,不然真的太冷了


写不出来,我要咕咕咕!

Q:回过头去读看的第一部耽美小说,是什么感受?

《等你仰望》by易修罗

易修罗大大我真的锤爆!!!

前一段时间我还在三刷

也是因为好久没看出于怀念再看了一遍

现在再读也是好带感我好爱

涉及b//d//s//m,但是看过之后绝对会沉陷

文章是精神调//教偏多

因为阿琅一直是心里的坎过不去

所以封昊就一步步地摧毁了阿琅的心理防线,最后也走到了一起

虽然我看虐文是“身经百战”

但还是被这篇虐的死去活来

就像甜甜虐我那般

这两位作者简直长在我的虐点上

【——第一次见你时,你在台上,我在台下,我仰望着你,你却看不到我。

——为了让你看到我,我只能站得足够高,高到让你一抬头,就足以仰望。

——我一直在这里,等你仰望。】


请问新年有太太画郭大爷跳舞的图吗?

敲碗乖巧等粮~

记梗

大纲文,意识流

兄弟,年上年下皆有

哥哥圈里人,弟弟是被带坏的

一)

在哥哥10岁时,家里平添了一个弟弟,软软的,特别可爱,他打算好好养着,长大后拿来练手(?)

二)

等这只小团子长大一点后,就成了个混世大魔王,整天皮断腿,于是作为哥哥的便忍不住了,在某一天弟弟出去打架后,抓入书房里,拿戒尺狠狠地揍了一顿,弟弟哭唧唧地向他保证不会再皮了。

三)

弟弟被揍后,心有不甘,找好兄弟抱怨。哪知那兄弟也懂,于是快乐地带弟弟入坑了(?神助攻)

四)

弟弟入坑之后十分谨慎,一边在哥哥面前维持“改邪归正”好孩子的形象;一边偷偷看着神仙太太们的文,想着如何在自己长大后反拍哥哥

五)

多年后,哥哥成了一名房奴+社畜;弟弟也上了大学,背着哥哥入了圈,还是比较有名的严主,于是他就暗戳戳计算着何时可以拍哥哥

六)

老天有眼,机会来了。

一天弟弟回家,发现哥哥蜷缩在沙发上,面色苍白,痛苦地捂着胃。弟弟有些生疏地照顾着哥哥,鞍前马后地送水喂药。

晚上等哥哥好的差不多了,十分“不讲理”地将哥哥带入自己的书房,不顾他的挣扎,将他拍了一顿,然后哥哥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

可他不知道的是,弟弟在为他清理时,又发现了自己自残的小秘密

七)

这个哥哥一身拍点,不拍都对不起自己!

八)

第二天哥哥醒来时,已经是日上三竿,他一下子急了,打算简单收拾一下自己就出门,被弟弟拦住。

“我已经替你请过假了。”

“我们再来好好算算账。”

九)

大白天的,哥哥被打得起不来,真的是一点尊严都没有了。

十)

哥哥:尊严哪有屁股重要!

弟弟:哥哥真是美味呢。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借梗随意,写了艾特就好

垃圾浅月真心希望有大佬可以写写呢

新年第一个文,祝大家新年快乐!

占tag致歉



有小可爱想看陆必行×林静恒的训诫吗


或者有太太写也可以!


(为什么没有太太写呢?它不香吗?)


乖巧地敲饭碗明示我在等粮

魔怔之后的想法

难道没有人一起磕陆信×林蔚吗?


我好爱他们两个,父辈什么的最好磕了


如果我触及到了邪教,请不要管我,让我自己一个人嗨就好了


敲饭碗坐等神仙太太产粮